伦敦“第四基座”将上新:帽子里隐秘的殖民往事

英国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第四基座”建造于1841年,在被空置了150年后,英国皇家学会于1998年发起委派艺术项目,自此以后“第四基座”成为当代公共艺术展示的平台。

澎湃新闻获悉,2022年9月14日,“第四基座”将揭幕新作——《Antelope》,这件由非裔艺术家萨姆森·坎巴鲁(Samson Kambalu)带来的公共艺术作品描绘了非洲东南部尼亚萨兰(现马拉维)民族英雄约翰·奇伦布韦(John Chilembwe,1871—1915),作品中他戴着帽子,无视殖民者的统治。

伦敦副市长贾斯汀·西蒙斯(Justine Simons)表示,坎巴鲁的作品“揭开了大英帝国隐秘的故事,并将揭示一顶简单的帽子如何成为争取平等的象征”​​​​​​​。

坎巴鲁作品《Antelope》,将于9月出现在伦敦第四基座上

约翰·奇伦布韦是马拉维反殖民主义起义中丧生的传教士,坎巴鲁的雕塑再现了1914年浸信会传教士、泛非主义者约翰·奇伦布韦和欧洲传教士约翰·乔利(John Chorley)在尼亚萨兰 (现马拉维) 新教堂建立时拍摄的照片。

萨姆森·坎巴鲁作品参照的合影

这张照片看起来很普通,但奇伦布韦戴着一顶帽子,彼时,非洲人不被允许在白人面前戴帽子,而照片中的两人都戴着,表现出一种反抗姿态。第二年,奇伦布韦领导了一场反对殖民统治的起义,起义者驱逐了白人庄园主,夺回了自己的土地。却又因为在是否攻占布兰太尔的问题上,起义军内部发生了分歧,坐失良机。让殖民当局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从境外调入正规部队参与镇压。奇伦布韦在起义中身亡,他花费数年建造的教堂,也被殖民当局摧毁。

萨姆森·坎巴鲁和他的作品《Antelope》

在萨姆森·坎巴鲁的雕塑中,奇伦布韦的大小几乎是乔利的两倍,艺术家以此引人关注奇伦布韦,并突出英国传统叙事中对这一事件的扭曲。“第四基座上的《Antelope》将成为检验非洲人在英国社会归属度的试金石。”在“黑命运动”在英国兴起之前,坎巴鲁便递交了在第四基座放置这一雕塑的方案。“我以为我会像失败者一样,但我下定决心,要提出一些对我们非裔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必须开始为后殖民体验注入细节。”坎巴鲁说。

伦敦负责文化和创意产业的副市长贾斯汀·西蒙斯(Justine Simons)表示,坎巴鲁的作品“揭开了大英帝国隐秘的故事,并将揭示一顶简单的帽子如何成为争取平等的象征”。

2010年,英卡·肖尼巴尔《瓶中的纳尔逊战舰》

这是1998年英国皇家学会发起委派第四基座艺术项目的第14件作品。在此之前,不少作品带着明晰的政治色彩——2005年马克·奎恩《怀孕的爱丽森·拉珀》塑造了一位出生便没有双手的女性艺术家,单纯歌颂了女性的伟大(2020年“黑命运动”后,马克·奎创作抗议者珍·里德雕像取代了布里斯托尔的爱德华·科尔斯顿的雕像,却带着机会主义)。2010年英卡·肖尼巴尔《瓶中的纳尔逊战舰》(Nelson’s Ship in a Bottle)将纳尔逊战舰胜利号的精美复制品放入一个4.7米的玻璃瓶中,以细腻的方式审视英国殖民商业的历史;2013年卡塔琳娜·弗里茨奇(Katharina Fritsch)的巨大蓝色公鸡(Hahn/Cock),除了象征再生、觉醒的力量外,也反映了男性雕像的自负性;2018年,迈克尔·拉卡维茨(Michael Rakowitz)的“隐形的敌人不应存在”(The Invisible Enemy Should Not Exist)用彩色罐头重建了被摧毁的尼尼微守护神拉穆苏(Lamassu)的古老雕塑,以表达对中东的掠夺,而目前许多中东珍宝收藏在世界各大博物馆中。

《Antelope》的作者坎巴鲁1975年出生于非洲东南部的马拉维,现为牛津大学马格达林学院美术系副教授。他的回忆录《胡言乱语:如何获得英国护照》的平装修订本将于下月出版。其中,坎巴鲁描述了一个痴迷于时尚、足球、尼采和迈克尔·杰克逊的男孩如何在享有盛誉的卡穆祖学院(Kamuzu academy,被誉为“非洲伊顿公学”)获得免费教育,并踏上了成为国际艺术和学术成功的旅程。

坎巴鲁2021年的作品《贝尼》(Beni)

他的作品融合了绘画、装置、视频、文学、表演等多种形式,以隐喻挑衅身份问题,并再次审视对文化习俗的解读、寻找人类相遇的领域。其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圣球》将足球与圣经融合。坎巴鲁的多媒体实践建立在“尼奥”(Nyau,马拉维一个部落社团,以仪式面具表演而闻名)文化中,以自发性、趣味性和对时间的非线性处理著称。

希瑟·菲利普森的《终结》将于8月15日移除。

目前,第四基座上的公共艺术作品《终结》(The End)将于8月15日移除。坎巴鲁的《Antelope》之后,2024年“第四基座”将呈现墨西哥艺术家特蕾莎·马格勒斯(Teresea Margolles)创作《面具》,届时850个脸模面具将围绕基座排列,并在自然环境中渐渐磨损,因此成为一种“反纪念碑”。

注:本文编译自《卫报》和艺术家相关报道。

附:2005年以来“第四基座”入选作品:

2005:马克·奎恩《怀孕的爱丽森·拉珀》

这件3.6米高的雕像是一位出生便没有双手的女性艺术家,该作品有别于纪念男性英雄或歌颂帝国胜利的题材,只是单纯歌颂了女性的伟大,由此引发了讨论。

2007:ThomasSchütte《酒店模型2007》

艺术家以5米的彩色玻璃,建造了21层的酒店模型。

2009:安东尼·葛姆雷《一个和其他》

在2009年7月6日至10月14日。在100天时间里,每天每隔一小时就有一个普通公民出现在“第四基座”上当雕像。艺术家一共挑选了2400位各行各业的普通市民。他们以不同的身份和角度为自己所在的领域发声。

2010:殷卡·绍尼贝尔《瓶中的纳尔逊战舰》

特拉法加广场上的纳尔逊圆柱就是为了纪念在特拉法加海战中带领舰队击败拿破仑的纳尔逊海军上将。艺术家将纳尔逊战舰胜利号的精美复制品放入一个4.7米的玻璃瓶中。

2012: 迈克尔·艾姆格林、英格尔·德拉格塞特《无力的结构,101号》

这是一件高达4.1米的青铜雕塑,一个小男孩骑在摇摆木马上的场景,与广场中历史英雄雕像形成鲜明对比。

2013: 卡塔琳娜·弗里茨奇《公鸡》

一只制作了2年半的4.72米高的蓝色公鸡,它象征了再生、觉醒和力量。

2015:汉斯·哈克《马匹献礼》

这件雕塑不容忽视的是马的一条前腿上像礼品包装的蝴蝶结。它是一个数字显示带,会实时展示伦敦证券交易所的股票信息。这件作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权力、金融与艺术的关系。

2017:大卫·斯利格利:相当不错

2018:迈克尔·拉克威茨《看不见的敌人不应该存在》

这件作品取自于伊拉克国家博物馆被掠夺和损坏的文物。艺术家也以此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和“伊斯兰国”对文物的破坏表示谴责。

2020:希瑟·菲利普森《终结》

这件作品给人以濒临崩溃之感——一边蹲着一只巨大的苍蝇,另一边是一架嗡嗡作响超大的无人机,很难说这两种“动物”哪一种更危险,但它们栖息之地似乎也是危险和暂时的,因为奶油处于正在融化的状态,并溢出到第四基座原始的石板上。


乐和彩平台,乐和彩官网,乐和彩网址,乐和彩下载,乐和彩app,乐和彩开户,乐和彩投注,乐和彩购彩,乐和彩注册,乐和彩登录,乐和彩邀请码,乐和彩技巧,乐和彩手机版,乐和彩靠谱吗,乐和彩走势图,乐和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乐和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